首页 时下热点 疫情之下 疫情下的留学生 :要不要回国?欧洲疫情下,留学生的真实想法
疫情下的留学生 :要不要回国?欧洲疫情下,留学生的真实想法

疫情下的留学生 :要不要回国?欧洲疫情下,留学生的真实想法

#疫情之下

文丨新芒daybreak

杭州、南京在鼓励大家摘口罩,春分已过,疫情的进度条似乎已到头。

只是境外输入病例的增多,让人还是轻松不起来。官方措施不减,话里话外,并不鼓励在外的人回国。欧洲疫情的严重程度,如同春节休假时的武汉。那里的留学生情况如何,他们想不想回来,还回得来吗?

我们联系了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留学生。他们讲述了自己的真实状态和想法。

irene: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留学生

3月初,欧洲疫情刚开始严重,我们在德国的几个中国同学开了个会,商量要不要回去。

有两个同学比较担心,其中一人的家在湖北,爸妈特别不放心,催促他回去。其他几个人还比较淡定。当时有人提议,我们一致行动,要回一起回。

但是大家私下交换意见时,不回的人占多数。只有一个同学(不是湖北籍),在北京发布对回国人员措施之前,回去了。她说,之后还会再回来的,东西都没收。不过德国3月17日禁止一切非欧盟人员入境,这个禁令有效期是30天。

也有同学是被迫留下的。他本来打算从新加坡转机回国,但新加坡禁止转机,行程被迫取消。

我们现在觉得回国的风险比较大,不如原地待着。因为现在回国要集中隔离,路上也可能被感染。离我们最近的法兰克福机场,是欧洲最大的用来转机的机场之一,所以觉得不太安全。

北京最早说,回国人员如果确诊或疑似病例,没有医保就自费。这个我们都比较理解,要不然医保就失去了它的意义,但确实阻隔了一部分留学生回国。在大家都想回国的这个当口做出这样的决定,时机很微妙。

以德国为例,拿签证的必要条件就是要加入当地医保,我在国内就没有医保了。其他人的情况,也是因人而异吧。

但是我身边也没有人对这项规定有什么不好的反应。我同学回国前还没有出这个规定,目前在国内接受自费隔离,感觉她也没有什么负面情绪。

2月中到4月中是我们专业的寒假时间,我本来计划去欧洲其他国家旅行。但现在是我一个人待在学校公寓,有些无所事事。

每天打开手机,推送的新闻都是关于疫情的。比如,3月20日,慕尼黑所在的拜仁州,升级了限制措施。之前是该州其中一个城市限行。德国联邦州权力比较大,每个州的情况不太一样。

我所在州距离意大利,法国和奥地利都比较近,疫情比较严重。政府一开始限制了一千人以上的聚会,暂停了各种体育赛事。现在都开始限制三人以上的聚集了。从3月16日开始,除超市、加油站、银行之外,餐厅等营业场所也都暂时关闭。

此前,意大利官方向民众解释,covid-19只是普通流感,中国疫情严重,是因为中国医疗设施落后,大家不讲卫生,才会那么严重。

德国政府也是类似的说辞,流感,让民众不要担心。而且德国医疗设备很完善。不过新闻刚刚报道,德国医师协会针对卫生部长的发言提出批评,“其实我们已经超负荷运转了,政府还在粉饰太平。”

政府给的引导措施是,如果你觉得自己有症状,不要外出,也不要去找家庭医生,先打指定电话,然后会有人上门检查。但有新闻爆出,这套反应机制不是很有效。

有天,我跟同学外出,她戴了口罩,我没有。我们在河边散步时,有个年轻男士看到同学戴口罩,故意在我们面前大声咳嗽。意思是,取笑我们,认为没必要戴口罩。

大家普遍做好了自己可能被感染的心理准备。年轻人的看法是,自己身体蛮好,即便被感染,也可以扛过去。

德国人对在外戴口罩似乎很敏感。

去年12月底,因为脸部过敏,外出时我就会戴口罩防止紫外线伤害。一开始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后来意识到,总有人在看我。1月20日,国内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我在户外碰到一位老太太,她拦住我,问我为什么要戴口罩。

在他们的认知里,戴口罩意味着你身患严重疾病,这种情况下,就不应该再出门。我告诉她,我只是皮肤有点问题。

皮肤好了之后,我就摘掉口罩。包括前几天去户外跑步,去超市采购,都没有戴口罩。虽然我有。

春节期间,我感觉形势不太妙,就从amzon网购了一次性医用口罩,50个,十几欧,人民币70多。这是正常价格,当时附近实体店已经买不到了。现在我看到有人在群里转同样数量的一盒口罩,价格是100欧。

最近民众好像有点恐慌害怕的情绪了。零星看到有人戴口罩,甚至戴手套。公交车的前门禁止上下车,只能从后门,前面拉起一道警戒线与司机隔开,司机有戴口罩。

我住的公寓附近有个超市,步行就到。3月19日开始,大型超市发布公告,早上6点到9点,优先老年人进场购物,9点后才对年轻人开放。大家开始排队,彼此加大间隔距离。听一个学姐说,他们所在城市的超市,进一个人出一个人。

大家抢购最多的物品之一是卫生用纸。我也想囤,但实在买不到。有天我早上8点多去超市,还是没有买到。消毒用品也很早就买不到了。意大利面,酱也基本卖空了。中国超市里,方便面,大米被抢购最多。

欧洲人以前是不囤卫生纸的,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要买厕纸,看到别人买,就去买。包括厨房用纸也在被哄抢。我只看到过相关报道,欧洲家庭人均用纸量比中国要大很多,也许有部分这方面的因素。

这两天我们这里天气特别好。附近有个临河公园,每天下午草地上都是人,大家铺着毯子,野餐,聊天,运动。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大家的生活基本还是按照原来的轨迹进行,只是没有party,开始home office(居家办公)。

我之前在国内带过两次德国夏令营,有几个16-18岁学生的instagram,疫情期间,他们发的最多的还是自拍照。

纫夕:意大利都灵留学生

我在都灵读书。这座城市属于意大利北部皮埃蒙特大区,虽然距中部的罗马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但是从之前国内疫情的发展就可以看出,covid-19传染性很强而且有潜伏期,在人口流动较大的地区和天性爱社交的意大利人中间可能更难以控制。

1月30日晚上,罗马有一对赴意旅游的中国夫妇被确诊,我们对疫情就有了实感,并且开始更加关注海外病例的相关新闻。

2月21日,伦巴第大区出现首例意大利人被感染的病例,伦巴第与皮埃蒙特相邻,而都灵与米兰之间城际列车单程只需要一小时。

差不多这个时候,我和中国舍友对于感染病毒的扩散都有了心理准备。我所在的都灵三月初出现感染病例,中国留学生的群里开始频繁讨论疫情。

疫情刚开始时,意大利人对华人有歧视,不友好的注视以及避之不及是轻的,还有同学被当街叫“virus”、受到辱骂,甚至步行经过意大利居民楼下时,会被楼上丢垃圾。媒体出现过一阵较偏负面的报道,“virus chinese”出现在报道里,威尼托主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中国人吃活老鼠,卫生安全完全不如意大利人。

就我个人而言,没有遭遇明显的恶意。我有几位意大利朋友,从武汉封城开始就发来信息问中国疫情的防控情况,并安慰我;最近我们会讨论意大利的疫情发展,并且互相鼓励。

社交媒体上讨论最多的话题都是感染、疑似感染、死亡病例数,医疗物资情况,医院负载度等问题。这两天疫情严重大区的医疗设备及物资储备、医护人员的工作强度及安危都让民众开始担忧。

意大利成为欧洲疫情爆发最严重的国家,要追溯到刚开始时民众的普遍不重视。意大利死亡率高的主要原因是在老龄化社会情况下,老年人本身就有基础疾病。

网站会实时更新意大利各地病例数据,学生群里群友们常发相关新闻。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数字疯一样增长,但是无能为力。都灵确诊病例从3例到1500多例只用了半个月左右,无力感特别强。但也只能用不出门来应对。

这一周看到楼下的零星行人基本都戴上口罩了,之前是不戴的。因为初期,相关部门的建议一直是,只有感染者和将要帮助或接触感染者才需要戴口罩。

意大利对身体感觉不适的人给出的处理措施是:先测量体温,按照症状表仔细比对;避免与人接触,自我隔离;在心中有疑虑时打专线电话咨询和寻求帮助。

其实意大利政府在颁布法令上还是比较及时的。

一月底直接要求停止中意直航,而在本土病例出现后就迅速采取封锁当地小镇的措施。在疫情范围扩大后,对于伦巴第、威尼托等较严重的大区和相邻大区进行红色黄色的划区,关闭博物馆、学校等场馆,并叫停了体育赛事等公共活动,现在出行都是要求填写好并携带自我声明的。卫生部在疫情初始就发布了关于民众日常如何应对病毒的详细切实十条建议,总统孔特民调信任度也是上升的,但是政党间借疫情互相攻讦、积攒政治资本也是不可避免的存在的。

就我个人的观感来说,意大利控疫主要问题并不在于政府,而是民众并不认真听取专家建议或者严格遵守政府的防疫告诫。

3月8日因为有封城消息传来,米兰深夜“大逃亡”的视频里很多人拖着行李箱在米兰中央火车站跑着赶车,戴口罩的甚少,当时就觉得无语又荒谬。

不过最近一周民众确实终于开始重视,相比较之前聚会、蹦迪旅行,一样不少的状态已经好很多了。

不少人家在窗台挂出意大利国旗,中午12点和下午6点时,街上有人唱旋律激昂的歌,持续十五分钟到半个小时,邻里间应和鼓掌,为医护人员和城市抗疫加油打气。

但毕竟国情不同,还是远没有中国国内那么严明整肃。

看到中国给意大利捐赠物资并有医疗队到达时的报道时,让人泪目,尤其是看到物资箱上的句子“siamo onde dello stesso mare, foglie dello stesso albero, fiori dello stesso giardino.”(四海之内,水本同源,叶本同枝,花本同畦)时特别感慨。

国内对于意大利疫情的发展确实是非常关心,微博经常热搜,比如来自“网红”奶奶的建议、来自殡仪馆老板的棺材警告和某市市长“不要出门”的大声疾呼等等。最近朋友圈里看到对于意大利语翻译的需求近期增长很多,尤其是国内机场。

我周围有不少同学回国。有不少原本就定了计划考完试回国的朋友,但也有完全是因为疫情而觉得回国更加安全而选择回去的。同时也有不少同学选择留在都灵。

我原本在一月中旬的时候订了2月18号的俄航机票,准备在结束期末考试后回国,但是随着国内疫情态势的愈加紧张,家人希望我留在意大利避一避,等国内情况稳定后再回,于是在二月初把机票退了。

二月意大利疫情的爆发之迅猛、涉及之广,是我和家人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我也有过回国的念头,但是由于路途上,公共交通或者其他场所有可能接触到感染病例,而且并没有口罩、护目镜和防护服等周密的准备,危险系数很高,便打消念头,一直老老实实待在宿舍里。

我会每天跟家人联系,视频或者发信息报平安。他们很担心,虽然都非常希望我能回到家里,但是都觉得我留在意大利是目前更为理智的选择。

吧卟咯:西班牙孔子学院汉语老师志愿者

我在西班牙孔院当汉语志愿者老师,住的小城距离巴塞100公里。2月底巴塞开始有病例出现,随后我所在的小城也有确诊病例,身边真正出现病例开始就很紧张了。

现在西班牙已经确诊两万人,心里真的很紧张。现在全国封城不需要上班、上学,整天待在家里,相比来说,还是比封城前要踏实一点儿。但是猛涨这么多病例,可想而知封城前已经有多危险。

现在出门已经有很多人开始戴口罩戴手套了,封城前是没有人戴的,包括我自己之前也不太敢戴。

按照西班牙政府的政策要求,如果有症状了,不严重的话是要求在家自己隔离。哪怕被确诊,是轻症,也是在家隔离。如果感觉自己不舒服,可以给医院打电话,然后医院可能只是给点儿建议,不严重的话好像没什么治疗措施。

一开始大家对政府的措施挺有信心的。卫生部长天天说,洗手,洗手就可以了,他们就天天洗手。现在政府还是说,不需要戴口罩。但是现在大家好多人开始戴口罩了,不再上当了。

西班牙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和我的学生(高中生)聊天,他们都觉得这就是个流感,甚至还不如流感,不必太担心。没几天,确诊人数暴增,他们终于开始害怕了,上课的时候就时不时的倒点洗手液来洗手,然后第二天就停课封城了。

我就觉得西班牙从政府到人民都很心大。刚开始不重视,现在爆发了也控制不住了。封城的效果也不如国内。都现在了还可以出去遛狗呢,也是各国国情不同吧。

我住在当地大学的一个学生公寓。除了一个工作人员,现在整个公寓只剩我和另一个学生,其他人都回家了。基本一周出去一次。今天出去买东西发现,大街上没有什么人,超市里人还很多。但是大家也都开始学北欧,排队,隔老远。

我也没太关心社交媒体的信息,宅在家净看电视剧了。

身边好多朋友已经回国了,我当然也想(哈哈哈),家人也希望我们回去,家里多踏实啊。但是我们不可以,毕竟我们是老师嘛。孔院在线上办公直播上课,我们还得坚持工作。

转自:钛媒体

点赞(0)

打赏作者

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